赵瑞全

 

  赵瑞全,男,1998年出生,河北沧州市献县韩村镇东留村人。

  “没有众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不可能走进大学,更不可能顺利完成学业。这是我上班后第一个月的工资,我拿出一部分,希望捐助贫困孩子。”

  赵瑞全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,就从中拿出1000元钱,用以帮助贫困孩子。

  他把钱交给了曾经帮助过他的献县阳光爱心社助学部部长王运红。“我上班了,我希望用这样的方式,感谢曾经帮助过我的人。”赵瑞全说。

 

带着母亲上高中

 

  赵瑞全的高中和大学上得很不容易,因为患病的母亲需要他照顾。

  “没有众多好心人的帮助,我不可能走进大学,更不可能顺利完成学业。”赵瑞全说起过往,依然感慨良多。

  赵瑞全是献县韩村镇东留村人,父母只有他这一个孩子。他的父母身体都不好,在50多岁的时候才生下他。

  2015年1月,赵瑞全正读高二。他70多岁的父亲在去药店拿药的路上摔了一跤,造成脑出血,几个小时后就离开了人世。父亲去世后,17岁的赵瑞全只能和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相依为命。

  父亲去世后,母亲的病越来越严重,需要有人在身边照顾。“我上高中住校,母亲留在家里,可是等我从学校回去看她时,发现她瘦了许多。一问才知道,没有我在身边,她竟连着几天不好好吃饭。”母亲的情况,让赵瑞全心疼得直流泪。他决定将母亲带到县城,边上学边照顾母亲。

  堂哥帮他们在献县一中附近租了两间房子。赵瑞全除了上课,还需要照顾母亲的生活。中午放学回家,他要给母亲做饭。

  简陋的厨房里,就一个煤气罐和一个电饭锅。饭也是简单得没法再简单了:一锅稀饭,两个馒头,一份炒菜。

  高二的学习本就紧张,赵瑞全还要照顾母亲,只能每天起早贪黑。早上4点30分,天还黑着,赵瑞全就要起床做饭,帮着母亲穿衣起床,5点30分便要到学校上自习。中午就1个小时的回家时间,他还要去附近菜市场买点菜。一下午,他都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,晚上10点他才回到家。“家里剩下母亲一个人,她经常不吃晚饭。我回来后还要给妈妈热饭,帮她洗漱,有时候还要洗衣服,等我休息时常是深夜12点了。”赵瑞全每天都在这样忙碌。

  献县一中了解情况后,给他申请了国家助学金,还减免了他的学费。校长给他买了一台冰箱,献县阳光爱心社、河北义工协会等社会组织,也给予了他很多帮助。

 

打工供养母亲

 

  2016年,赵瑞全考入河北北方学院。王运红了解到他的情况,帮他申请了献县泛海助学行动助学金,并以爱心社的名义,每年资助他2000元钱。

  河北北方学院在张家口。赵瑞全去上大学前,把母亲安排进了献县可以治疗精神疾病的医院。

  虽然母亲住在医院里,但赵瑞全还是不放心。每隔几周,他都要从学校返回献县,去医院看望母亲。从张家口回献县, 一路上需要乘公交、坐火车,再坐长途汽车,来回非常不方便。几次往返后,赵瑞全有了把母亲接到身边的想法。

  2017年暑假,打工回来的赵瑞全又赶到医院探望母亲。他原来一直以为,在医院里,母亲能得到很好的治疗,生活有人照顾。可是他却发现,母亲的病没有好多少,却瘦了许多。他当时抱着妈妈就哭了。

  “母亲离不开我,我不能再把她放在医院里。把她接到我身边,我就不再那么担心她,学习和打工都会安心的。”赵瑞全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  “母亲犯起病来,经常闹得四邻不安,有时也会打我。可是有母亲在身边,我就觉得我是一个有妈的孩子。”赵瑞全说。

 

带母亲去上大学

 

  2017年暑假过后,赵瑞全带着母亲踏上了去学校的火车。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,赵瑞全安排母亲住在了学校附近的万康源老年公寓。他一边勤工俭学,一边照顾母亲。

  也就是在那一年,自强自立的赵瑞全婉拒了王运红的继续资助。他说,自己有奖学金,还一直勤工俭学,已经能够满足他和母亲的基本生活需要。

  “母亲安稳我安心。”赵瑞全说。母亲住的老年公寓离他的学校不远,他只要有空就过去看看母亲,同时帮养老院干点力所能及的活。

  每到双休日,他还要去打工,挣点生活费,维持母子两人的生活。

  东留村的村委会工作人员也很同情赵瑞全的情况,给他家办理了低保,并从多方面进行帮扶。

  在赵瑞全上大学期间,国家对低保户建档立卡,学校给贫困学子免了学费,节省了赵瑞全不少的开支。

  懂事的赵瑞全将每一笔捐款和帮助过他的人都记录在小本子上。他说,等自己工作后,一定回报那些帮助过他的好心人。

 

帮母亲圆梦

 

  赵瑞全的母亲是四川人,几十年前流浪到献县后,与赵瑞全的父亲结合。

  母亲偶尔清醒的时候,最喜欢说的话就是回家。

  赵瑞全记在了心里,平时总是留意母亲说的老家的情况。多年后,他终于弄明白了母亲老家的地址。经过再三联系后,赵瑞全找到了母亲老家的亲人。

  考上大学后,赵瑞全给母亲圆梦的想法更迫切了。2016年学校放寒假的时候,赵瑞全带着母亲,回了四川老家。

  见到了阔别20多年的家,见到了思念的姐妹们,赵瑞全的母亲终于笑了,“见到姨妈们,她一直是笑着的。”

  “从我记事起,母亲清醒时就会提到她的家乡。我带着母亲回去一趟,让70岁的母亲终于心无遗憾了。”赵瑞全也终于了了一个心愿。

  今年,赵瑞全要大学毕业了,他带母亲回了献县老家。因为疫情,上半年赵瑞全一直在家陪着母亲,“这是我和母亲在一起最温暖的时光。”

  准备毕业论文,准备论文答辩,联系就业单位,赵瑞全每天在电脑前忙个不停,母亲就安静地坐在他身边,默默地看着他。

  工作单位定下来以后,赵瑞全考虑到对南京不熟悉,暂时还是把母亲送到了张家口的万康源老年公寓。“等我工作稳定下来以后,再接母亲到身边生活。”赵瑞全说。

 

资助贫困孩子

 

  今年7月,赵瑞全到中国三峡新能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华东分公司上班了。

  他告诉记者,他暂时负责华东6个省市的光伏电站、风电场建设管理等工作,工作地点暂时在南京。

  由于刚上班,赵瑞全还处在熟悉摸索阶段,每天都很忙。“忙也很快乐,终于可以自食其力了。”能挣钱让赵瑞全松了一口气。

  8月底,他拿到了工作后第一个月的工资。他把工资分成了几份,一份转给母亲所在的养老院,一份留着交党费,一份作为生活费。在生活费里,赵瑞全拿出了1000元,用来资助贫困孩子。

  赵瑞全联系到王运红,并告诉她自己的想法。“我把1000元钱转给献县阳光爱心社,希望你们帮我完成心愿,帮助那些贫困孩子。”

  同时,赵瑞全希望能借助沧州晚报,向多年来所有关心和帮助他的人们说一声:“谢谢好心人,在你们的帮助下,我终于长大了。我今后也会像你们一样,奉献爱心,帮助别人。”

 

去 投 票

网站首页    专题    第5届十大慈孝故事    2020十大慈孝典范    赵瑞全